孟瑞芳老师美国研修系列——五花八门的教学手段
2015-10-15 09:15  

我所在的哈特兰德社区学院,是位于伊利诺斯州诺默尔市的一所公立学院,相当于国内两年制大专院校,毕业后可以拿毕业证书和副学位(国内大专毕业是没有学位证书的),如果想要拿到本科学位,可以到本科院校继续再读两年,成绩合格可以拿到本科文凭和学位证书,在哈特兰德社区学院所修学分在其它任何学校都是认可和通用的(在美国上学如何省钱系列里我将详细叙述这部分内容)。学校在庞提埃克、林肯还分别设有两个分校区。

自九月三号哈特兰德社区学院开学,我参加了该校为期五周完整的“高级英语课程”,四次专题讲座(接下来还有四周,每周五到六次),和一次专业课(导师的课,因为前五周排满了英语课,基本没有时间机会参加导师的专业课,接下来我将争取更多的机会去听导师的课),发现了他们颇多五花八门、不拘泥形式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手段,有点令我眼花缭乱,手麻脚乱的感觉,这这里我摘取一些和大家分享。

一、主题教学。“高级英语课程”分为:英语对话、Reading Lab(不知道到怎么翻译,内容包括:听录音后朗读、默读、复述故事内容、短文阅读理解等)、听说、语言学习。主题教学贯穿于每一次课程里面。例如英语对话课,Sarah老师每次课程都会准备个主题,每次课的主题都是不一样的,记得第一次课的主题是:互相介绍自己,并且认识对方。第一节课我们还不是很熟悉,老师和同学之间,同学与同学之间都需要认识。Sarah老师定的主题非常好。而且我发现上Sarah老师的课认识彼此非常重要,因为接下来的课如果彼此不认识就很难展开。我们的习惯一般是认识的人会坐在一起,如果是固定教室的话,位置都可能会长期固定下来不会有大的改变,搭档永远都是住坐自己旁边的人;在这里上课没有固定的位置,即使你和认识的人住在一起,只要开始上课了,你自选的搭档就很快被老师分给别的同学,跟你们有没有住在一起没有关系,整个教室一直是在流动的,你永远没有一个固定的搭档。经过几轮上课,我们慢慢放弃位置的概念,只要找个地方先坐下就可以了,至于坐在那里什么位置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只要一开始上课,你就不会停在这个座位上了。Sarah老师每一次的主题选择难度前后是有升级的。从认识对方到日常蔬菜到日常运动到假期活动到购物到中国传统节日再到美国传统节日主题,从日常熟悉的容易的主题到有点难度的主题,从小主题到大主题的层层深入,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的英语会话提高了!

(Sarah老师室外授课,最前面的是Sarah老师)

还有Molly老师“语言学习”课程,在讲“911救援电话主题”的课时,他专门邀请的NORNAL市的警察来为我们上了一堂课,警察讲诉了他的家庭成员和家庭生活,他如何成为一个警察的,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还小小的透露了下警察的薪资待遇,老师讲美国的警察待遇真的很差,而且这个警察是在上班途中的警察,荷枪实弹,穿着防弹衣,他还现场展示了他的枪和防弹衣及防身匕首,现场感非常强,给我们上了一小时的课,然后冲冲的执勤去了,印象真是太深刻了。

(NORMAL警察在我们上完课合影,左一MOLLYl老师)

二、游戏教学。这里的每个老师都是游戏高手,在主题教学的大环境下经常插入游戏互动,在游戏中不知不觉的掌握了课堂内容,本来语言学习是个非常枯燥的事情,被游戏化后显得那么的有趣,本来难熬的三小时很快就过去的,甚至还意犹未尽的感觉。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个年近八十还坚持在教学岗位上的老教师linda。她给我上听说课。她的游戏最多而且明目繁多,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预先写下英语单词,把学生分为两人一组,两人分别为A和B同学吧,把写好的英文单词贴在A同学的脑门上,B同学可以看到那个单词,A同学看不到单词是什么,可以自己猜测通过语言描述这个是什么单词,不能有肢体语言。B同学根绝果A同学的描述,只能说“对”或“错”,直到A同学猜出为止。这个真的很能锻炼的人的语言表达能力,也很难猜。我当时被贴了张“flower",花了半小时才猜出。

(linda老师在教我们做猜字游戏)

linda还有个游戏也非常有趣,她描述一张已经画好的图画,让我们根据描述来复制一张同样的图画,由于语言的障碍,开始画的和原图大相径庭,到后来慢慢能画出和原图一样的复制品,这个游戏真的很有效,我们就是这样的游戏氛围里慢慢掌握的语言的技巧和逐步完成语言知识的积累。

三、分组教学。这里上课的组织形式灵活多样,有时候是一个老师上课,半途会增补老师参与一起分组上了。Molly老师“语言学习”时,上到一半,通知我们分成两组,等会有老师参与小组讨论。我们班级21个人,如果Molly老师一人对21个人太多,所以需要其他老师参与进来一起讨论,才能完成课程的进度。根据她的安排,正好在下课的点,我们每个同学都参与了预先准备的话题讨论,并且完成了教学内容。这里没有拖课的现象,到点老师可能赶去上另外的课,或者教室外已经有在等上课的学生,这个教室需要赶紧腾出来。课堂也没有提前下课的现场,因为没法提前下课,内容永远在下课的点才能讲完,我只能用老师备课精准来评价他们!

特殊的课,小组的人数需要再减少,例如Reading Lab课,我们21个同学,需要5个老师来上课,有时候6个老师,每组一个老师四个学生以下,老师基本是一对一的授课。我们自己先听录音,听一遍,自己默读一遍,如此往复,觉得自己练得不错了,举手后,读给老师听,老师会纪录你读的情况,读完后,老师首先问你,“你自己觉得怎么样”,如果你自己说,“觉得不怎么好”,老师就会说,“再去练练吧”。中国的思想是想谦虚下,这里行不通,自己不认可自己,当然别人也不能认可你,所以你还是去练练吧。如果读完你很自信的跟老师说,我读的“OK”,老师就一般就会说“我同意”。老师接下来就会提故事里的问题,你回答,老师主要检查你是否理解了文章内容,然后会纠正一些发音错误等等。

(Reading Lab Jenna老师和我们一组四个学生合影)

四、多人同时授课形式。我参加过我导师Michele的一次专业课,十三个人的教室,三个老师在上课,请了一个外聘老师是主要上课人,我导师是主持老师,另外一个老师主要在外聘老师上课的过程中提一些问题,当然学生在上课途中也可以举手提问。这是一个多人合作上课形式和多人分组上课形式是区别的,完全不同,各归其责,非常的有秩序,专题讲座

(外聘老师在上课)

有时也会有多个老师参与。

这里形式多变的授课形式,互动乐趣层出不穷,由于我上课内容局限,也许还有很多其它的方式我没有发现,在以后的时间里我将更多的观察,继续和大家分享。

关闭窗口
 
     
   
Copyright(c)2010 Suzhou Art & Design Technology Institute  Please View In 1440*900 Pix 
※欧宝体育直播※提供、老虎机、体育投注、彩票等游戏,真人美女客服,全天候24小时贴心服务,安全可靠,值得信赖.  邮编:215104
 
     

欧宝体育直播☛「官网进入」